在停车场和好姊妹糖糖惨遭辣手摧花完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叫小婷,在北部某大学里面念观光系,我最好的朋友是大三的学姊叫糖糖,我们两个平常最爱一起去逛街,周末去夜店喝点酒跳舞玩耍,因为这样所以平常两人彼此都会交换意见看看哪套衣服够辣,哪家网拍的裙子够短够好看,当然还有谁家的高跟鞋最性感最水亮。今天又和糖糖在学校聊的很开心准备要回家了。
  「糖糖学姊ㄟ!你这条丝袜颜色好美喔,又透又顺的感觉耶哪里买的?」聊到穿着是我们姊妹俩最开心的事情,糖糖今天穿着白色蕾丝衬衫,黑色窄裙,还搭着条非常漂亮的透肤丝袜以及一双白色亮皮高跟鞋。
  「今天我要走OL风啊,有没有像?哈哈,这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家网拍买的,她们家的丝袜什么颜色都有喔也有网袜」「是喔?我今天一定要去看看。对了学姊,你等等要作什么啊?」「嗯……等一下噢?可能先在家看一下电视剧吧,然后准备要去吃晚餐」「是喔?晚上今天要不要去看电影?」「哇,好啊,最近有新上一部爱情片我超想去看的啦,那等等你再打给我」「嗯好啊!」回家我洗澡之后,喷上诱人品牌香水,「今天要穿什么呢?嗯……」在衣柜里挑了挑,决定休闲风,先扣好我的集中扥高黑色胸罩,再来件紧身小T,正好可以把我的32D胸部给紧的再明显不过,再来把黑色小丁字裤拉上来,穿上蓝色的波浪小短裙,挑了蕾丝大腿袜,最后套上新买的球鞋,「整个就是性感运动风!呵呵」我在镜子面前对自己说,然后拎着小包包就出门要找学姊了。
  「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奇怪,学姊都没有接,狂打了10通电话之后我开始有点担心,於是先骑车到停车场去看她是不是已经到那边了。
  到了停车场之后,我顺着目光到处寻找,果然看到她的机车,不过奇怪的是怎么还跟早上一样停在原来的位置呢?难道她从没离开过吗?我於是循着停车场旁边的小径,一路四处张望寻找。转过一个转角到了教学大楼的楼梯间,我听到那里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於是悄悄贴着墙壁把脸凑过去看。
  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两个年轻男子正抓着糖糖,她双手被绕到背上遭到水管打结绑住,活像以前我看过的A片女优一般;高跟鞋和丝袜虽依旧在身上,却两腿直直站着翘起屁股,上半身往前弓着嘴巴贴在前面那人的腰前,这个男的在前站着裤子已经掉在地上,一手压着她的头一手扥住她下巴,强推着学姊的小嘴一进一出的吹着他的鸡巴。她的白色衬衫纽扣全开,绿色蕾丝内衣从前面被解开吊在肩膀上随着她的乳房左右摇晃,两只白皙诱人的奶子,两圈大大的乳晕和大颗大颗的乳头,一起胡乱的在空中左甩右甩,光看就让人脸红心跳。另外一个站在她翘臀后面,早已经把丝袜在两腿中间的地方撕破一个大洞,伸着手指头来回进出她的小蜜穴,一滩又一滩的水随着一进一出的中指又流又喷的,屁股还不情愿的想躲开这样子的蹂躏,纽来纽去,却是徒劳无功。两个男人就如此一前一后的凌虐着又哭又忙着口交的糖糖学姊。
  「咕呜!(吞)……嗯嗯……吮吮……吸……吃吃吃……呜呜……(吐)咳咳!拜托!放过我,不要了……不要再来了!不……(吞)咕嗯!……哼嗯嗯……」学姊满脸娇泪,长长的假睫毛下方的眼妆已经哭糊成一团,又凄惨又可怜,两个男的完全不顾她的求饶,稍微让她嘴松开一秒让她呼吸却又在她准备想说话的时候强迫又把鸡巴吞了回去。
  「穿这种OL在学校这么晚不走,被干活该啦」其中一人说。
  「是啊是啊,」另外一人搭腔:「腿这么长,爆性感的喔……还配这种丝袜,是不是在刻意引诱我们男人来干你啊?老实说喔小骚货。」「嗯哼……嗯哼……吮……(吐)哈啊!哈啊!(喘)啊……不……不是……呜呜呜……我没有,没有啊……啊啊……咕嗯!(吞)……」「还在嘴硬喔?你就是要引诱我们,对不对?就因为自己有双美腿所以以为很能引诱男人吧?」边说男的食指竟然加入了中指现在两根一起塞入了她的阴唇中。
  「呜呜……吮……嗯哼,嗯哼……呜嗯……咕喔……」小嘴被大肉棒又狠又快的插干,根本无法说话,她只能任由眼泪流满脸颊,无助的拼命甩头否认,我看到她的口水已经开始无法控制的顺着男子鸡巴大力来回抽送到处乱流,弄得嘴唇边,脸上,还滴的地上到处都是,活像个疯婆子一样。


  「摇头是说这样不够吗?哈哈,是不是啊?小骚货。」「吮吮……嗯哼(摇头)……咕呜呜……吮……嗯……哼……」「林爸就知道你是个淫荡小骚货啊,看在你这么诚实,来赏你一点吧」原本用手指在挑逗糖糖的男子现在一口气「唰」的把裤子也摔到地上,露出英挺雄伟的铁男根,一手捏住她的白皙蜜桃臀,一手握住自己的武器,在她的阴唇外摩蹭个几下,「啾」一下的就整根滑了进去到底。学姊的长睫毛水汪汪双眼顿时张的超大,带着惊慌失措的眼神皱紧了双眉,可是她并没有太多能抵抗的空间,两手被死死的绑在背后,唯一能发出声音的小嘴又遭大鸡巴堵的紧紧的,只能不断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嗯呜!!咕哝……嗯哼,嗯嗯唔……」发出含糊不清的唇音。
  「喔干,好紧的鸡掰,人穿的这么骚,我还以为已经被用松了咧,没想到品质这么好喔!」男子干了进去以后说,然后开始像划船的桨一样后退前进,后退前进,一来一去的干起学姊来,肉根穿梭着她粉色的鲍鱼,空气中充满着「噗啾」「噗啾」「噗啾」的声音,那是我的好姊妹被肉棒撞击着屁股发出的淫荡交响曲。
  我躲在墙后带着担心的眼神,准备拿出手机想要报警,才拨了一个按键,突然有人从背后扑上来摀住我的嘴巴,「呜!!……」吓的我本能反应的两手两脚又踢又甩,但是他力量实在太强大,我完全无法挣脱,脖子这时又被他另外一只手臂扣死,害的我几乎无法呼吸,「呜呼!……唔呜呜呜呜呜……」过了十几秒以后我终於因为没办法吸气,全身渐渐的软了下来。此时这个男的说话了:「不挣扎了吧?」然后把无力的我一口气抱起来扛在肩膀上,绕过墙壁:「阿兴,阿成,你们在享用正妹被这个女的抓到了啦。」「喔喔!狗哥,你哪里找到这个正妹的?」「我刚刚不是说先去买菸吗?回来就看到这只小乳牛躲在你们墙壁后面在偷看啦!哈哈不知道是不是也很想被干喔。」「爽啦!吃两只耶,」原本在逼着学姊口交的男子阿成这时终於松开她的头,往我这走来。学姊一回头看到我被扛在肩膀上,不禁大哭:「哈啊……哈啊……噢……凯婷……怎么会是你啊!?怎么会这样……喔喔……啊……呜喔……」「学姊……救我!!」狗哥发现我们认识对方,说:「哈哈原来你们认识喔?正好啊,认识的话一起干就比较有伴啦!」阿成这时候过来脱掉我的鞋子丢在一旁,拿出绳子绑住我两手,把我吊在糖糖背后的楼梯栏杆上,「哇,奶子不错喔,挺大耶,还穿这种衣服,欠人摸!」说完两手上来握住我胸部就是一阵揉捏,抓的我奶子又痒又痛:「不……不要啊……泣,泣……不要摸人家啊拜托呜啊啊啊……」阿成根本不鸟我,越捏越起劲,一边嘴里还对着我调侃:「哇……这么大的奶被包在这么紧的衣服里面不会不舒服喔?你是不是很爱被人家叫小母牛啊?」「不……我不是……住……手……泣……泣呜啊……嗯呜……泣……」「不是吗?可是你奶子这么大又故意穿这么紧出来找你朋友?她是你的谁啊?」「……」「不说话是吗?」阿成两手捏住我两边奶头,用力疯狂的上下扯动。
  「呜喔喔喔!我说!我说!她是我学姊啦!!不要拉了!」我痛的大声哭喊求饶「学姊喔?原来,啊她怎么称呼阿?你又是什么名字啊小奶牛?」「她……她叫糖糖啦,我……我是小婷。」「几年级念哪科系啊?」拉住乳头的手现在开始又转又扯。
  「我大二……啊啊……她大三……唉唷!唉啊啊……!我们都是观光系的!……啊……!」这个男人下手又狠又重,把我原本粉色的奶头捏的又红又肿,痛的我什么都招了。
  「哈哈哈,以后就去教室找你玩啊!」「……」「怎么又不说话啊?ㄟㄟ你很没礼貌喔,看看你学姊多配合多听话啊」我顺着说话的阿狗那里看过去,原来糖糖已经被另外那个阿兴整个从背后压在墙上干了,男的不但全身贴在她背后,两手十指交扣住她双手贴在墙上,底下的公狗腰没停过,一进一出的操着她的粉嫩蜜穴,两片鲍鱼被干的随着肉棒来回的往内往外翻,整个楼梯间都是肉棒撞屁股「啪啪」「啪啪」声音。学姊这时看上去已经毫无力气抵抗,完全顺从着男人的身体一前一后的摆动,甚至开始浪叫起来:
  「喔……喔啊……喔啊……噢……嗯啊,嗯啊,嗯喔喔喔……」「小骚货,被哥哥这样贴着从后面干你爽不爽啊?」「啊……啊啊……爽……爽死了……呜噢……咿咿……爽死了啊啊啊……喔噢……」「我就知道你是淫荡的骚货,刚刚经过楼梯间被我们抓到的时候不是乱踢又乱叫吗?你现在还想逃吗?」「咿咿咿……噢喔……不逃……啊……不逃了……好舒服……喔喔喔……好爽好爽啊啊……嗯喔……大力点,再进来里面点,喔……」我见状哭着大喊:「学姊!你要振作啊!不要这样就屈服了!」阿成看我依然还没就范,抓着乳房的双手又更紧更大力了,还低头把舌头凑上来舔我的乳尖,刚刚享用完学姊口交的狗哥,把注意力转向我这里,一双大手贴到我的两腿上面来,从小腿开始爱抚,仔细的来回游走,接着慢慢的顺着光滑的蕾丝大腿袜往上攀爬,「不!……不要!……别再摸上去了!啊啊……」我惊慌的呼喊,他丝毫不理会,两手转进大腿内侧,猛地钻近我的迷你裙里面。


  「别……别啊!啊啊啊啊……」他一巴掌盖住我的小屁股,把黑色小丁字裤硬扯下来丢往一旁。
  「不要!不要这样子啊啊啊……呜呜呜……喔……噢……」看着我娇滴滴的哭喊,他似乎非常享受,示意本来在舔弄我乳头的阿成把我松绑,接着把我带到学姊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将我双手反绑在椅背后,再抓住我两条腿向外张的开开的:「林爸现在要来让你闭嘴好好享受这个时刻。」「干什么……你想干嘛!?……不要……千万不要啊!……」我放声求饶,阿狗却自顾自的掏起大鸡巴,一口气「扑滋」硬插了进我两腿中间小蜜贝。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猛力一插把我给干的哇哇大叫,他抓住我两腿的脚踝,由上往下狠力开始猛顶,完完全全不怜香惜玉的带着狂狮般的力气,眼中露出凶狠的目光,把大肉棒当作泄欲的武器,而我是他发泄的工具,疯狂的上上下下进出操干,随着一来一往的冲击,我的小穴简直像是快要爆炸般,任由肉棒如同海浪一样稍微后退,然后猛力向前,不断肏这两片可怜的小阴唇。
  「哈啊!!哈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哈啊……哈啊……噢……唔嗯……啊……」我不停娇喊的声音让旁边的阿成看不过去,嘴巴凑了上来贴住我的樱桃小口,「唔!!唔嗯嗯嗯!!……」起初我还有那么点想抵抗,结果被他的舌头攻破牙齿大门以后,也宣告放弃,舌头在里面任由他转圈圈的缠绵绕弄:「唔嗯……嗯……嗯喔……唔……」两只奶子又被他顺势捏住,随着顺时针的一下子绕着乳晕,一下子捏住乳头,又扯又拉,偶尔还大力抓住乳房搓弄。就这样两人夹攻之下,我被玩到第一次高潮。
  「啊……不行了……哈啊……要掉了!!……咿啊啊啊!!」在旁边的学姊也被阿兴的公狗腰肏到无法自拔的潮吹,整个人站不稳身子软了下来瘫在地上。她被抬了起来抱住,由上往下又坐进去阿兴的肉棒里,继续上上下下被干着,阿兴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玩弄着她又白皙又软嫩的乳房,嘴巴还凑过去也喇起舌来:「唔……嗯……糖糖你的嘴好香……舌头好软……嗯嘛……唔……」「噢……嗯喔……哥哥……好厉害……啊啊……大鸡巴把糖糖干到要死了……噢……喔嗯……」「你……你这欠人干的小骚货……穿这么漂亮……嗯……是不是就是要让男人干啊?」「是……是……人家是欠操欠干小骚货……唔……故意穿的很辣要来被你操的……啊啊……」学姊整个享受在对抱做爱的淫乱快感当中,水蛇腰越纽越大力,迎合着阿兴猛力大肉棒的前后进出,还不时大喊一堆下流难听的字眼,两人紧紧贴在一起汗水淫水已经融合看不出来。
  狗哥看到旁边的糖糖已经被他朋友搞定,转过头来问我:「小乳牛,一面被虐待那双大奶子一面被林爸强奸的感觉,赞吼?」「嗯……嗯啊……好赞……好爽……喔……呀啊啊……哼啊……哈啊……」高潮过后的我此时也已经完全投降任他们玩弄,快感像是一波波电流筑成的列车一样,不停连续从淫穴的地方撞击过来,流通全身每寸神经,我已经被干的两眼翻白,失去理智,只能顺从着本能的反应接受着肉棒的临幸还有乳头被捏被扯的爽快。狗哥抓着我的两脚由上顶下狠狠抽插,阿成则把肉棒塞进我嘴里开始逼吹,我来者不拒,舌头和小嘴又舔又吮他不断进出的鸡巴,人字型打开的身体自然的开始晃起前面这对酥胸,小穴用尽最后的力气夹紧狗哥的猛棒,还怕夹不紧松开话会被骂。停车场旁的楼梯间,充满着一对女孩被肉棒肏干的声音,以及莺莺燕燕的淫声浪语。
  「喔……喔……噢……要命……爽死人家了……啊啊……小骚货好爽好高兴……」「以后天天给哥哥这样子干怎样?」「嗯喔……嗯嗯……遵命……小骚货以后都给帅哥哥这样发泄……每天让小骚货的骚穴服务哥哥的鸡巴啊……噢……喔……」「哈啊!……哈啊!……唔喔喔喔……哼啊……哼啊……唉唷……」「呵呵,好紧,好会摇」「唉唷……好棒的鸡巴!……噢……噢噢喔……把小骚货操的死去活来呀……噢……嗯嗯……」「噗滋」「噗滋」「噗滋」「小乳牛小婷,你刚刚不是很会抵抗嘛?」「不……不抵抗了,啊啊……大力点……再快点!……我要……哼喔!我要要……哈啊,啊啊……」「噗啾」「噗啾」「噗啾」「还不是个下贱的欠干小乳牛,对不对?」「对……唉啊……人家欠干又欠骂……嗯喔……咿咿……哈啊!是欠操小乳牛!咿啊!……哈啊……」「你喜欢被叫小婷,凯婷,还是小乳牛啊?」「我喜欢……啊啊……哈啊!……嗯喔喔……我喜欢被叫淫荡小乳牛……哥哥快……不要客气,唔啊……操死我这头淫荡小乳牛啊啊!……」「噗啾」「噗啾」接下来的二十分锺,两个大学女孩就这样任由三个陌生人无情的摧残轮上,学姊唯一还留在身上的是那双白色高跟鞋;蕾丝衬衫已经被扯烂挂在肩膀上,丝袜也残破不堪,内衣内裤散落一地。我也好不到哪去,穿着大腿蕾丝袜,胸罩和内裤都被阿成收起来当纪念品,头发散乱,轮流忘情淫叫。


  最后狗哥受不了了:「小乳牛,我要射了!」「哈啊!啊啊!来……来吧……哈啊!啊啊喔……都赐给小乳牛吧啊啊……」已经六神无主的我根本也忘记自己是否危险期,只想一起高潮。狗哥腰一挺,扣住我双奶的两手一握,直硬硬的把热烫精液全射进来里面,同时间在上面强干小嘴的阿成也两手捧住我的下巴,把我的头狠狠压住,一鼓作气的全部发泄在我口里。两人一上一下的同步持续了约15秒的射精,回了回神,各自把宣泄完毕的肉器抽出我的小嘴和流满精液的蜜贝。
  此时被干的欲仙欲死的学姊在旁边被阿兴又是强奸又是呛:「干死你!假OL真淫荡小骚货!穿什么白色高跟鞋装清纯!」「喔……唉啊……嗯哼……对不起……我是爱装OL的淫荡贱女人!……噢……好爽……喔呼……爽死人家了!……唉喔喔……噢……」「哼哼,我操死你这装模作样的贱骚货!」「噢……噢噢……!不行了!要死了……不能再来了!……爽……爽到天去了啊啊啊啊!」糖糖学姊终於被阿兴的大肉棒顶到了第三次高潮,只看她浑身激烈的颤抖了十几秒,然后「呃」一声像滩烂泥一样趴在阿兴身上,动也不动。而男的意犹未尽,继续抱着这滩已经没力的烂泥,扭动他的公狗腰持续的奸着,还一面骂:「哇咧!骚货,原来你没力的时候小穴这么松喔?很多男人用过是不是啊?」「……」「连说话力气都没有喔?我看你起码被干过上百次,哇哩咧……贱逼穴松的跟面包一样喔?」「……」「没关系我照用,嗯,哼!!……去了!」阿兴闷哼一声,全部射在糖糖里面,一会儿才把她推开任由她摔在地上躺着喘气,自己则把软掉的鸡巴在她的蕾丝衬衫上擦来擦去才穿回裤子里。
  带头的狗哥看到他的朋友们都完事了,语气轻松的开玩笑:「说不定我们哪天真的还可以在这里碰到这两个美味学姊学妹耶」「是啊,我看以后我们都来停车场这里埋伏她们好了啦,哈哈哈」「对啊我看她们还乖乖的故意来早这里遭我们下手咧!」「好了好了,把她们东西拿一拿,闪人。」狗哥语毕,顺手就把我的鞋子也拿走,除了腿上的袜子以外他什么都没留给我。阿兴阿成则把学姊的包包乱抄一遍,皮夹手机全没漏掉,还拿出她的麦克笔在她两只眼睛各画上圈圈,胡须,然后阿成走过来把我的脸庞涂上一大堆的叉叉,三个人对着我们又笑又闹了一番才知足离去,临走之前还踩了我的乳房两下。
  於是我和学姊两人就这样被三个男子粗暴发泄完毕,弃在楼梯间,我还被绑在椅子上,两腿却已伸直瘫软,嘴里不断冒出白色泡泡,眼神涣散,头低低的勉强吐出几个字:「咳!……学……学姊……唔……」而糖糖则依旧无力的大字型全开倒在墙边,身上只有一件内衣,破掉的丝袜,松开的淫穴还在不断流出白色精液。没想到原本要欢乐的姊妹聚会,竟然因为学姊去牵车途中被人伏击,连着跟我也一起惨遭毒手,现在只能两人瘫软在偏僻的楼梯间等待别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