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的女导师是刚毕业的美女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班上的女导师,是苗栗某医专刚毕业的女孩子,长的很正点,腿很修长,胸围满大的很喜欢穿短裙或短裤来上班,下课时大家都很喜欢围在她旁边聊天,她常穿很宽松的T恤或V领的短线衫,她坐在椅子上,我们站在她身旁,我的视野比较高,她在讲话时,她有时会随着手势动来动去的,我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的胸部,而且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胸罩。在她做某些动作时,还可以看到她的乳晕和乳头,所以我们只要一下课就一定围着她聊天。
  後来处久了,我们都叫她Tina姐,她大我四岁,跟我住在同一栋大楼里,她男友才刚入伍四个月,在台北当兵。
  有一次假日一早六点多,我下去拿报纸,遇到Tina姐,她穿着一袭艳红色的紧身连身的迷你裙,真的是有够辣,娟丽的脸蛋、惹火的身材、一头及肩的大波浪卷,超短的迷你裙,好像只紧裹着那浑翘的臀部,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会穿帮了,随着她下楼的姿势,那件紧身的迷你裙便渐渐的往上爬,我都可以看到她黑色缕空的底裤了。不过,她大概有注意到我的眼光,她将裙子往下拉一拉,顺便将细带皮包移到裙前刚好遮住,我和她打招呼,她说要坐火车到台北看她的男朋友。我到高二都还不曾手淫过,看到Tina姐的打扮,让我身体起了遽烈的反应,那一整天我先去游泳,再打篮球,最後还和隔壁的铁头干了一架。
  暑假每周五天的补习,加上和Tina姐住在同一栋大楼,每天同进同出,日子一久便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最後我认她做乾姐,到八月底补习班停课了,开始期末的3天2夜的露营。
  那一天我和Tina姐相约到补习班,Tina姐穿了一件白色休闲衬衫,搭蓝色牛仔窄裙,和一双白色短统球鞋,紮着马尾的她,戴一顶蓝色鸦舌帽,坐公车时,我透过她衬衫扣子的空隙,隐约看到她的粉白色的胸罩,我又兴奋起来。
  那天到达目的地後先紮营帐,然後就是一些团康活动,到晚上烤完肉後,再去夜游,然後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但我很少那麽晚睡,不到2点时,我已打起瞌睡,最後就躲进帐篷睡觉。
  睡到早上大概三点多左右,Tina姐叫醒我,她要我陪她到溪边盥洗一番,爬出帐篷走到距离帐篷约50公尺的溪边,Tina姐洗洗手脚、刷刷牙後,看看四周没人,她要我陪她到更远处的桥下,她说她浑身黏答答的,不洗个澡,跟本睡不着。
  到了桥下,那有一大片野姜花,刚好可做为屏蔽。Tina姐要我帮她把风,不可以偷看她洗澡,我转过身去,只听到身後有稀稀疏疏的脱衣声,我毕竟不是圣人,那可能美女沐浴视若无睹。不一会就转过身,瞪大眼睛仔细的观看着Tina姐她苗条纤纤的身裁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映在月光下显得隔外姣白美好,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更令我想入非非。
  Tina姐擡头望了我一眼,娇斥说︰「小色鬼,老盯着人家的奶奶看!」她要我下来陪她洗澡,我也脱光光到溪里洗澡,Tina姐她白里透红的肌肤,在清澈的溪水里若隐若现更有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
  Tina姐说︰「你们这些高中小男生有够色,每次下课时都喜欢围在我旁边,偷看我的奶奶,害我每天出门前都还要挑一些比较漂亮可爱的胸罩穿,这暑假花了不少钱在添购内衣上。」我们泡了一阵子溪水後便到野姜花边,她说︰「便宜你这家夥,乾姐让你看光光。」接着她便上岸,全身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也爬上岸,但下体仍一直僵硬勃起,Tina姐看到,笑的说︰「你的满大的。」我满脸通红的。Tina姐问︰「你有没有和女生好过?」我摇摇头,Tina姐接着问道︰「想不想干乾姐姐?」我讶异的望着Tina姐,不知如何回答。
  Tina姐并要我今天的事不可跟人家讲,我点点头,Tina姐便用双手细腻地帮我在阴茎上抹上肥皂再帮我洗乾净,然後蹲下身来在帮我口交,先吸我的阴囊,再自鼠蹊部向上舔再舔我的龟头,轻咬我的阴茎,还把我的阴茎含入她小巧的嘴里,用舌头舔我的龟头,360度的绕着龟头舔。她的舌头每绕一圈我的心跳就加快一些,就在我快受不了的时候,Tina姐会适时的停止绕圈圈,而将舌头移到下面一点,就在睾丸的下方,继续舔那两个蛋蛋。又是痒痒的感觉,睾丸不只是用舔的,她偶而还会把睾丸含在口中吸吮着(一次一颗,轮流着)吸睾丸,她又会由下往上就是从那个睾丸、根部,一直到龟头,来回的舔个几回在嘴里吐吸吐吸。


  她极为熟练的帮我舔舐着下体,不一会我就射在Tina姐的嘴里。Tina姐还不住的吸吮着,且将我的精子都吞下去,并将我的龟头舔的乾乾净净的。擡起头来对着我微笑着说︰「舒服吗?」接着,她又拉着我重回溪里玩水并再次洗澡,并要我帮她擦背。没想到年值十七血气方刚的我,在水中阴茎它一下子又昂首向前,恢复了雄风。在擦背时,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探向她的胸前,揉她丰满又滑溜的乳房,另一手则伸向她美丽的花瓣,并且用中指插入扣弄起来。她口中缓缓娇柔呻吟起来了,她技巧地大张双腿盘住我的腰,她抱着我的头,疯狂的吻向我的唇,两只丰满又滑溜的乳房,紧贴我的胸膛,她一句话也没说半闭着眼睛,口中有一下没一下地嗯着啊着。
  我把头埋进她的双乳之间,不住地吸吮她的奶子,她仰着头长发披肩散开,「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了。
  她伸手握住我的阳具,拉着我的家夥塞进她温暖的阴户中,我本能的冲刺起来,双手紧抱她丰满的臀部,我同时死劲地往上冲挺,让我深深地进入她迷人的花办里。Tina姐双腿夹着我,像一只无尾熊一般紧抱在我身上,我则抱着她慢慢朝长满野姜花的岸边走去,在溪里一边走一边振动,Tina姐呼吸的鼻息喷到我的脸颊,喉咙中还有着呢喃声︰「呜──喔──」我把Tina姐的背靠在沙岸上我开始我的博命冲刺,Tina姐的手紧抓着我的肩膀,我的节奏越来越快,Tina姐的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字眼︰「不要停──对──再深一点──呜──喔──啊──嗯──」她把头往後仰,并且不断地扭摆着纤细的腰肢。
  「用力──快──快──啊──爽──干死我啊──」她突然死命地紧搂住我狂吻,双腿紧紧地勾住我的腰背,底下快速地扭动,口中含糊地嗯啊着︰「嗯──哼──哼哼──嗯嗯──」整个阴道一紧一松地,Tina姐紧抱着我,指甲掐入了我背後肉。
  霎时我停止的了我所有的动作,然後她却焦急地自己动了起来,摇动着自己的臀部贪婪地吞噬着我的阴茎,她的手抓的越来越抓紧,然後Tina姐的发出「喔──不行了──要泄了──嗯──」我突然感觉到整个阴道紧缩夹住我的阴茎,Tina姐不断轻喘着,Tina姐放松她的手臂,不再紧抱着我,但我仍还没泄,我依然不断抽插着,一边干她揉她奶子,Tina姐姐似乎又被我强烈的抽插攻势干到兴奋不自主的前後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还边呻吟的说︰「喔──你好厉害──快──用力干我──好爽啊──」我开始前後大力摆动,插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穴,Tina姐她好像更兴奋的,晃动她满头秀发,我学着A片中那样的将她的修长白晰的小腿架在我的肩上,用力干着,并开始用双手从她肥美的臀部往上抚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着。一直用力的干着Tina姐姐,真是越干越爽,干到最後我受不了,就直接射精射在她体内。
  此时Tina姐姐她双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和我亲嘴,我也热烈回应地亲吻着Tina姐红润的双唇,吸她的细嫩的舌头,用力的揉捏那圆称饱满的乳房,我们嘴对嘴狂吻着,舌头互相交错着。tian姐姐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两眼柔媚的望着我说︰「你比我男友厉害多了,一点也不像是处男。」我们又继续拥吻了好一阵子,才上岸穿回衣服,Tina姐抱住了我的头亲了一下,便拉我往营地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