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之天蟾血(7、报仇)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不表潘金莲安埋武大。却说武松押犯人交了差,即马不停蹄往家赶,为早日回家与嫂子团聚,一路上起早贪黑,比去时还赶得紧。跟班们搞得很辛苦,说:
  「都头,你这是为哈,我们现在无事一身轻,正好借此机会一路上吃喝玩耍,赶这么急干哈。」武松也觉过意不去,于是说:「这样吧,你们慢慢走,我先走一步。」「那怎么行,都头你到了,我们没到县太爷要怪罪下来的,走吧,走吧。「「那回去,我请你们吃酒。」武松笑着说。
  「好呀,你说话算话。」一行人急急往回赶。
  这样赶了二十余天,终于到了清平城外,正要进城,突然听到一个人喊:
  「武都头,武都头。」
  「谁呀。」武松顺着声音处一看,发现是城里卖水果的郓哥在向他招手。
  「什么事。」武松走了过去。
  「借一步说话。」郓哥把武拉到一边,把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害死武大一事和盘托出。
  「什么?」
  武松顿时觉得五雷轰顶,眼冒金花,一把抓住郓哥:「你说的可当真。敢骗我不要命啦。」「当真,当真,武都头你过去看,屋里现在还布着你哥的灵堂呢。」郓哥感觉到武松抓住他的手在发抖。
  「我不把这对奸夫淫妇碎尸万段誓不为人。」武松拨出腰刀,向城中疯奔而去。
  潘金莲一身素白,正在武大的灵前默默流泪,突然门被猛地踢开,武松疯一般冲了进来,一见武大的灵位,一下跪下灵前,哭吼着:「哥啊,弟弟来迟了,你怎么就这样去了。」「叔叔。」潘金莲一见武松,心就碎了,欲要上前扶他。
  武松抬起一脚,踢得她飞摔在地上,一跃而起,一脚踏在她的胸前,怒吼道:
  「你这千刀万剐的淫妇,为什么要害死我哥。」潘金莲的胸口被压得像要破裂似的,一种死难临头的感觉袭上心头,可她没觉得恐惧,她早就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心中甚至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一死百了,不要再在人世间受苦了。
  「你说不说。」武松抽出腰刀,指着潘金莲的脖子。
  「叔叔,是我对不起武大,不过武大不是我害死的,我也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但你要记着害死你哥哥的是西门庆和王婆。」潘金莲闭上眼睛,等着武松的刀落下。
  「好,我成全你,不过你得等一下,等我把西门庆的王婆抓来,一起在我哥灵前以你们的人头祭祀我哥冤灵。」武松说着就把潘金莲绑了起来,用布塞住她的口,放入房中,锁上门,直奔对面王婆家而去。
  哪知一冲进门,发现王婆家已是一个人都没有,原来王婆算计武松这段时间可能要回来了,天天注意这边的动静,武松冲进屋刚好被好看见,立即撒腿就跑,跑到西门庆家,连声说:「西门大官人,不好了,不好了。」西门庆正在屋里与第四房小妾孙月娥混,听到王婆跑到家来吵闹,有点不高兴,走出来说:「什么事,大惊小怪。」「武松回来了,现在正在家里打潘金莲呢。」
  「打打也好,谁叫她这段时间不理我了。」西门庆外表保持镇静,内心却在急切地转着脑筋,思索对策。
  「他肯定会跑过来杀我们的。」王婆颤颤抖抖,说话声音也变了。
  「行了,哪就让他来杀吧,保证让他有去无回。走吧,我请你喝酒压惊。」西门庆把王婆带入内院。
  武松没找到王婆,就直奔西门庆的家中而来,他当都头时曾应邀来过西门庆的家中,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色开始暗下来,他不走正门,从侧面围墙翻了过来,直奔西门庆的内院。
  略一寻找,就发现西门庆与向几个女人在假山边的亭子里喝酒,当即偷偷靠近,西门庆背朝着武松的来路,毫无觉察,武松一靠近亭子,即大喝一声:「西门庆,纳命来吧。」利索地抓住西门庆,手起刀落,西门庆的人头已经落地。
  武松提着西门庆的人头冲出亭子,欲往外冲,突然,一个大网从天而降,一下把他罩在里面,心中一惊,暗叫:「中计了。」欲要挣扎,已被死死绑住。
  「哈哈,武松,我就知道你要来,你现在杀了人,恐怕是难逃杀头之祸啊。」西门庆笑哈哈地走了出来,原来刚才哪人是西门庆家的一个仆人,刚才西门庆叫他穿着他的衣服在亭子里喝酒,不知什么意思,没想到当了西门庆的替死鬼。
  「西门庆,你这丧尽天良的东西,总有一天不得好死。」武松气得破口大骂。


  「哈哈,我不得好死,不过肯定比你活得长,哈哈,王婆,你说是不是。」「西门大官人,你真是神机妙算,以后当然长命百岁。」王婆一见武松落了网,高兴得不行。
  「贱人,总有一天,要把你碎尸万段。」武松对着王婆怒吼。
  「得了吧,你先考虑叫谁来给你收尸吧,带走,送县衙门。」西门庆手一挥,家丁们把武松推走了。
  「什么,武松被西门庆抓了!」潘金莲听到这消息,真比杀了她还难受。
  「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我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潘金莲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呀哟,金莲呀,你还在苦什么,现在武松也被抓了,你可放一万个心了,西门大官人叫老身过来问一下,什么时候与官人会一会,他想把你娶进门呢,那是你的造化,以后就是富贵人家的夫人了。」王婆走了进来。
  「别说了,我见到你就恶心,不是你,武大不会死,武松不会杀人。」潘金莲抓起桌上的擦桌布扔在王婆的脸上。
  「金莲,你别这样,与西门官人偷情,可是你自已做出来的,现在武家两兄弟都要死了,你也要找个地方是不是,老身是为你着想呀。」「我死了不嫁给西门庆。」潘金莲走到窗前,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流着泪说:「我活不下去了,等武松一死,我给他收了尸,也就要随他去了。」「呀哟,原来你对武松这么有情意呀,老身以前可没看出来,看你可怜的样子,老身也受不了,给你出个主意,你答应嫁给西门官人,西门官人帮你去说情,饶你武松叔叔不死,你看怎样。」「能做到吗?」潘金莲一听可以饶武松不死,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希望。
  「只要西门庆能让武松不死,我就嫁给他。」潘金莲咬咬牙,下了决心。在她心中,武松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我去说说,说实话,西门官人对你可是想得紧,没有你整天愁眉苦脸,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王婆说着就走了。
  果然,西门庆对潘金莲可是爱得不行,虽然放了武松有点不甘心,但见潘金莲一直坚持,只好让步,在他的活动下,武松被判充军。
  武松也不知自已为何能得免一死,相熟的牢头告诉他是西门庆给他说的情,他说什么也不信,但不死总比死好,这一日,两个公差押着武松前往充军地。
  刚走出城边不远,只见潘金莲一身素白,立在路边,两眼泪花连连地望着他。
  「你这贱货,还有脸来见我,那天没先杀了你,真便宜你了。」武松一见她火就上来了。
  潘金莲扑通跪在武松面前,抱着他的脚说:「叔叔,你骂我吧,不过以后要当心自已的身体,本来我没脸来见你了,想一死了之,但为了让你免死,我只有嫁给西门庆了,西门庆说如我不好好嫁给他,好好活着,就要把你害死,我以后没法照看你了,你保重。」说着把一个包袱塞在他手上,哭着走了。
  武松一下呆了,他知道了自已免于一死的原因了,他更隐隐约约感觉到潘金莲的无奈与委屈,也许她有千般错,但她还是爱他的。默默地打开她送的包袱,发现里面有一封信,是潘金莲用血指头写的,写着她的过失,写着她的思念,也写下了西门庆毒害武大的经过。
  「嫂子,我原谅你了,我要回来救你,要回来报仇。」武松心里发出了誓言。
  在武松怀着沉重的心情踏上充军之路的时候,潘金莲也怀着沉重的心情坐上了西门庆家抬来了花轿,成了西门庆的第五房小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