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美人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弯月像是害羞的小女生,慢慢躲进了云层,星光灿灿依旧,此时的琼斯心里却波澜起伏,搭在肩上的手似乎没有收回去的意思,而她也没有要甩开肩上手的意思。
  “我现在才发现,你是个很安静的女人。”
  李虎仿若找到了初恋的感觉,身边的琼斯就好像他初次遇到的心上人一般。
  琼斯撇嘴笑了笑,斜视着李虎说:“我也发现,你是个表面上坏坏,骨子里却很干净的男人。”
  从轻搭到搂着臂膀,李虎逐渐的大胆一些,而琼斯也没有任何抗拒得意思,半个身子很自然得斜靠在李虎怀里。
  看着她长睫毛动人得眨动,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写满了一种忧伤,但是琼斯却有意回避,似不想被李虎看到自己此时脸上的表情。
  “琼斯,你的生活是不是很充实?”
  李虎问道。
  琼斯用一如平静水潭般的语调说道:“充实算不上,我老公驻守边城,像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只能在家看着女儿,倒是平静的很。”
  没有在问什么,李虎已经猜出,琼斯是个怨妇,驻守边城的男人,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见得回次家,难怪琼斯会对自己这个陌生人这么轻易的投怀送抱。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琼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李虎问道。
  “李虎,大宋人。”
  李虎简单的自我介绍道。
  琼斯抿嘴一笑,娇声追问道:“那两个女人是你什么人?”
  李虎没有隐瞒的说:“我没过门得老婆。”
  一脸的惊讶之余,琼斯感叹道:“都说男人花花肠子不少,你有两个老婆,还要来调戏我这个有夫之妇吗?”
  “调戏?何来调戏之说?”
  李虎挑眉道。
  琼斯很认真的说:“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带到这个深山野林,能做的事只有三件。”
  李虎一听,问道:“哪三件?”
  “一,把女人给侮辱了,二,女人被侮辱了,三,两厢情愿的一起……一起那个。”
  琼斯很可爱的说着。
  看着她脸红的娇羞模样,李虎故作不懂问道:“一起哪个?”
  嘴上问着,李虎心里却很激动,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大胆,说出此类话语,不是逼着自己强占她嘛。
  “都是过来人,你还装,当然是男女之事了。”
  琼斯没有了对李虎得顾忌,只把他当成一个可以交心的闺蜜。
  李虎凝视着琼斯,坏笑道:“那这三件,是不是现在做了,我们在聊天呢。”
  琼斯推开李虎,嗔怪道:“我开玩笑的,我才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可是我是你想的那种男人,我没有理由对你这样的大美女不动心,但是前提,我必须得到你的同意。”
  李虎一副君子的模样说。
  明亮的眸子与李虎深邃的眼眸对视,琼斯的脸上表情很搞怪,dedelao做最专业的站就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
  就在她盯着李虎看个不停的时候,李虎突然伸手揽住她的脖颈,一把拉过她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琼斯还没来及反抗,李虎已低头用嘴堵住了那张厚厚的嘴唇。
  “啪呲啪呲”得亲吻声很大,琼斯扭捏不停的娇体,越发的刺激着李虎的占有念头,一只大手按住了那黑丝包裹着的圣女峰,揉按搓捏之下,琼斯的扭捏反抗渐渐停顿了下来。
  许久唇分,李虎抬头俯视着琼斯嫣红的脸蛋,和那晶莹闪烁光泽的美丽厚嘴唇,说道:“你让我无法控制自己,你太美了。”
  这样的赞美是每个男人都会说得,但是此时的琼斯就像喝了一碗蜂蜜,心里甜滋滋的,想着刚才被强吻揉按圣女峰的刺激,她忘却了起身,白了李虎一眼,娇声道:“你欺负我。”
  “我怎么欺负你了?”
  李虎疑声道。
  琼斯扭动了下身躯,让自己的身子更好的半躺在李虎的怀里,嘴巴撅起,气道:“我没同意你……你对我做那种事。”
  李虎却笑道:“你不是同意了嘛。”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琼斯刚才可没说话,暗骂李虎太无赖。
  李虎解释道:“不说话就是默认,难道你没听过这句话。”
  听他这么说,琼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对,李虎这个东方男人的魅力确实很大,但是她还没有做好要背叛自己老公的准备,这么突兀的被亲吻被揉按圣女峰,实在不是她能料想到的。
  看着李虎邪气的俊美脸膛,琼斯支撑着坐起身,离开了他的怀抱,远眺着麦斯城,担忧着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不然城里一定会闹翻天的。”


  她的转变并没令李虎失望,如果她要是真的很容易被自己占有,那这个女人只会是个放荡的女人,李虎深知女人心,夺其人身必先夺其心,除非那个女人心思特别坚定,才可使用强硬手段。
  扶着琼斯站起身,李虎点头道:“是该回去了。”
  两人来时,是李虎用轻功胁迫,而下山时,琼斯却很配合的抱住他的身子,两人就犹如一对飞天情侣,从山峰到山脚,只是片刻功夫,就落到了地上。
  飞跃的功夫,琼斯并不懂,她只知道李虎是个很奇怪的男人。
  “好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麦斯城的一条街道拐角,琼斯回头看着李虎笑道。
  李虎摇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琼斯脸上有些不舍的说:“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
  李虎点头,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远,琼斯突然喊道:“李虎,明天晚上,我还想看月亮。”
  李虎没有回头,朗声说道:“我不会第二次放弃征服美女的机会。”
  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李虎身形突兀的消失在了街道上,留下了一脸愕然羞怯的琼斯。
  看着空旷的街道,琼斯自语道:“谁怕你啊,哼。”
  血色残阳,赤色的山体泛着一层鲜血般的朦胧雾气,脚下踩着松软的土质,李虎一步一个脚印,身形笨拙得向上走去。
  “血山,你到底还有什么奇怪,留着我发现。”
  李虎深深的叹了口气。
  自己从上了这血山开始,就被这血山上的所有定律弄懵了,山脚重力大,身形移动慢,半山腰重力小,身形移动极快,时间也似乎比其他地方快,而已临近山峰,这重力禁制再次出现,而更为奇怪的是脚下泛起的血雾,竟可怕的吸附在双脚上,连鞋子都被焚蚀,只是血雾特定的高度,并没向上延续。
  李虎走了许久,这血雾却连绵不绝,灼烧着他的脚很痛,拥有无上奇功的李虎,自然不会被这血雾伤到脚,但是那种痛,却是由心而出。
  “广成子前辈,山峰到底有什么,你为什么要搞出这座血山出来?”
  李虎自语着。
  他得疑问也不止这一点,他现在惊骇的发现,自从自己破了包围血山的屏障,这极乐界也被改变了,所有的女人都在变化,襄儿和师师只有半岁多些,但是现在两人在短短数日,却长到了一岁婴孩的模样,而且还在变化。
  黄蓉等人的长相也皆有变化,皮肤都更完美无暇,美丽至极点,这些现象,让李虎悟透了一点,那就是极乐界里,时间被加速了,所有人都在加速成长,但是到了黄蓉和李莫愁三十多岁的年纪,便被定格了,何香云和小龙女等人就是范例。
  下了山,两日没在极乐界里逗留,李虎回到极乐宫,就展开了一番激烈的狂战,千名美老婆,在此一天,经历了李虎强悍的冲撞,而享受着男欢女爱的刺激,李虎越战越勇,不疲不惫得狂野姿态,让所有女人再次疯狂了一把。
  回到麦斯城已是傍晚,晚霞映着西山的半边天,日落西山时,李虎来到了昨日入住的酒店,草草的吃了些酒菜,奔向了都城府,与昨日一样,都城府内又传来了信件,古丽和凯莉还是那句话,让李虎继续等待她们。
  见不到两姐妹,李虎一点也不急,想到这罗刹国的美女众多,自己的征服之路还长,便又折身去往了麦斯城西城门。
  刚到西城门,李虎就看到城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裙的女人,她的手上拿着一件灰色的貂皮大衣,苗条却又不失火爆的身材,惹得守城门的侍卫眼睛不眨的偷看。
  李虎疾步走过去,只是与那女人对视了一眼,便向远处走了去,女人等待了片刻,向着李虎相反的方向走了去。
  “你不怕被人看到。”
  李虎拉着琼斯软软的小手说道。
  琼斯披着长发,更有小女生的可爱一面,她回头看着隐入黑暗的麦斯城,娇声道:“我怕什么,谁知道我是来和你约会的。”
  李虎笑道:“是私会,不是约会。”
  “去,谁跟你私会,我又不是你的女人。”
  琼斯反驳道。
  “现在不是,但是今晚一定是,你逃不掉的。”
  李虎突然抱起琼斯,一脸肯定的说道。
  琼斯脸红扑扑的,心跳加速起来,她真的害怕李虎乱来,在这荒郊野地,把自己给欺负了,要是地上有虫子,她会感到很恶心的。
  索性李虎不是个慌不择食的人,带着琼斯上了山峰,昨日的月光再次重现,山上犹如白昼一般,天虽有些微凉,琼斯却没要穿上貂皮大衣的意思,因为在李虎的怀里,她一点都不冷。


  银灰洒在两人的身上,本就穿着洁白裙衣的琼斯,就像是天上女神一般,那绝美的面孔,因为激动而嫣红布满,那双传神的眸子,眨都不眨的看着李虎。
  “月光美人。”
  李虎如此夸赞了一句。
  琼斯嘴角一挑,双手揽住了李虎的腰肢,深深的呼了口气,说道:“我在你眼里,真的很美吗?”
  李虎没有一点犹豫的说:“是,你的美丽,让月亮都害羞的藏起来了。”
  果然天上的月亮又故伎重施,藏进了云层里,但是那月光却没有消失,琼斯得到如此赞美,抬头给了李虎轻轻的一个吻。
  “这个吻算是个奖励。”
  “为什么奖励我?”
  李虎轻声问道。
  琼斯柔声道:“是你让我找回恋爱的感觉,我现在很幸福。”
  此时的琼斯言语间,已流露出爱恋之意,李虎已知她堕入了爱河,而现在说话已是多余的,只有在爱河中的畅游,才是他和琼斯所需要的。
  “到此为止吧,好吗?”
  娇羞一脸的琼斯用手撑着李虎的肩膀,此时的她敞着衣领,那圣女峰都露出半个,被李虎早已亲吻了个遍。
  李虎盯着她的美眸,笑着说:“你知道挑起一个男人情、欲得后果,我停止了,它可就遭罪了。”
  感到手中巨大的凶器颤动了一下,琼斯嫣红的脸蛋媚态十足,她当然明白,心中暗暗叫苦,自己怎就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李虎的凶器,惹得他有了反应,不解决的话对他是很不公平的。
  “请你温柔点。”
  琼斯坐起身,貂皮大衣铺在了坪石上。
  李虎没有半点激动,对于女人解怀入抱,他早就习惯了。
  瑟瑟冷风呼啸发出着喳喳的声响,可在两人周围的气温,却保持着热乎的状态,被轻解衣装的琼斯,感不到任何冷意,直到身上最后两件遮羞布被撕扯掉,她才轻“嗯”了一声,算是对男人即将占有她,所作出的回应。
  “你觉得背叛让你不舒服吗?”
  看着紧闭双眸的琼斯,李虎并没着急推倒她。
  琼斯没有睁开眼,她只是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很自然的微笑道:“你是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我只怕你会嫌弃我。”
  “嫌弃你什么?”
  李虎已褪去衣裳,赤体蹲在她的身前。
  略微迟疑了一下,琼斯才苦笑道:“嫌弃我是三个女儿的母亲了。”
  李虎用手指扬起她的下巴,平静道:“睁开眼睛。”
  他的声音很威严,琼斯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俊逸非常的脸庞,古铜的肌肤颜色,和那帅气十足的脸型棱角,让她一点都不后悔,今晚答应来到这山峰之巅的约会。
  “琼斯,我爱的是你的人,不管你曾经发生过什么,我都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也是,我不允许你的心里在有别人,记住,你爱的人只会是我。”
  李虎霸道的说道。
  琼斯没有回话,她只觉得心里暖暖的,李虎都这么说了,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李虎的嘴靠近了过来,琼斯主动的张启樱唇,与他激吻了起来,感受着两只大手在圣女峰上的撮按,那下身阵阵热潮汩汩流出,让她羞怯无比。
  “你的肌肤真滑嫩。”
  李虎由衷的赞美着。
  琼斯笑了笑,整个身子躺在了貂皮大衣上,稍一抬头,她看到了李虎那腿间让她心动的凶器,表露青筋的巨大,让她惊骇,东方男人的魁梧。
  李虎整个人伏在她的娇体上,凶器在那湿漉漉的粉缝外研磨着,促使着琼斯发出了阵阵的低吟哼声,她主动的张开腿,环住了李虎的腰肢,脚掌在他的股瓣上轻轻点了几下。
  “你是在催促我嘛。”
  李虎调侃的说道。
  琼斯脸红红的,娇羞柔声道:“别折磨我了,我等不及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如狼似虎的饥渴是必然的,李虎没有在犹豫,摆正姿势,猛地向前一顶,凶器顺着湿漉漉的粉缝,扎了进去。
  “啊……”
  轻呼了一声,琼斯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而李虎只不过刚刚扎入了一个小头,看到琼斯的表情,他又向前探深了一些,琼斯的表情越发的扭曲,嘴里哼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直到李虎最后猛地一下撞击,她哀嚎的叫了一声。
  “啊……好大……撑裂……了……啊……”
  感觉身下小穴被塞的满满的,琼斯嘶吼了一声。
  听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李虎更加狂野,粗大的阳具狂抽插了几下,两人肉体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的声响。


  双手紧抓着李虎的臂膀,琼斯吃痛的叫喊道:“你的太魁梧了,我……我有些受不了。”
  “呵呵,一会你就会舒服了,先适应适应吧。”
  李虎当然知道自己的本事,每一个女人在与他的第一次,都会是琼斯这般反应。
  轻微的蠕动阳具,手按住她的圣女峰,嘴吸允着那圣女峰上的乳头,手嘴并用的爱撩,由痛苦转变到舒服的过程,琼斯感觉是一瞬间的变化,她感到内里痒痒的,那蠕动的凶器却迟迟不肯加速在深点。
  “不要这样……折磨我……求……求你……给我吧。”
  琼斯此时已不那么痛了,只是深处似乎有一种空虚正无情的折磨着她,令她痛苦渴望至极。
  “给你什么?你要什么,告诉我,我就给你。”
  李虎猥琐的笑了起来,此时的他已不会在温柔的对待琼斯,只有野蛮的征服,才会彻底的使琼斯爱上自己,使她成为自己极乐界的一员。
  琼斯一脸妩媚的媚笑,眼神分明在勾引李虎,小嘴张启还未说话。
  李虎已等不及她的回答,他的凶器开始在琼斯的内里急送狂动,每一出一进便好像更深入一般,琼斯本能的扭着腰迎逢着李虎,他的低喘和她的娇吟混合在空气中,形成一种抚媚的气氛。
  “啊……天呐……好舒服……好爽啊……老公……不……亲爱的……虎……在深点……”
  琼斯呻吟着。
  主动的迎合着李虎的耸动,双腿缠住李虎的腰肢,狂扭着腰臀,那小穴更是传来巨大的吸力,让李虎倍感刺激。
  他抓起琼斯的脚踝,低头看着阳具在那粉色的小穴进出,扑哧扑哧,阳具一插进去,挤出了很多的淫水,阴唇翻进在出,更是有趣得很。
  “哦……好老公……你好会干……你好会插……人家的小穴……哦……天……进的很深……哦……太棒了……太美妙了……”
  琼斯何时享受过李虎这样强壮男人的征服。
  在李虎野蛮撞击之下,琼斯的吟唱声,奏响了一曲情迷之乐,放肆的吼叫,震彻这山巅,远处天空的月亮竟在此时从云层中跑了出来,好像故意要看两人再次偷欢一般。
  许久的缠绵,一股热流由他的凶器送入她深处时,琼斯忽然一阵晕旋,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颤,整个人像是飞了起来似的,说不尽的舒服满足。
  在琼斯第三波来临时,他们两人双双抵达高峰后,都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气。
  两人无语,一会儿后,还在琼斯深处的凶器忽然又颤动了起来,浑身无力的琼斯娇声嗔怪道:“它可真不老实。”
  “有你这个大美人在这里,它怎么会老实,只有你喂饱了它,它才会老实啊。”
  李虎亲吻着她的脖颈,轻声说道。
  琼斯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强大,他一点都不疲惫的在自己身上耕耘,光是这点,琼斯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李虎,她在想,李虎不再自己身边,那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老公,你好棒,今晚我是你的,随便你处置。”
  琼斯亲昵的说道。
  听到她叫自己老公,再看着她一脸放荡的笑容,李虎又开始蠕动起在她粉缝里的凶器,于是两人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他们便是这样的度过一整夜,直到快黎明时琼斯才昏睡过去。
  清晨天泛白雾,山上晨风比起昨晚的冷风,声音和煦了许多,琼斯醒来时看到自己正蜷在李虎的怀里,此时手痛、腰痛、腿痛狂涌袭染她的意识,她看见自己的圣女峰、纤臂上,满是青紫遍布的手掌嘴唇痕迹,无不控诉她昨晚曾被抱着自己的男子辣手摧“花”过。
  “你醒了。”
  李虎轻声说道。
  琼斯揉了揉眼睛,慵懒的翻了下身,双手环着李虎的腰肢,脸庞贴在他的肚皮上,轻声问:“你会不会回去就不认识我了。”
  李虎抚着她的发丝,朗声笑道:“傻瓜,我不是那种男人,我爱你。”
  “我也爱你,谢谢你昨晚让我尝到了一个女人应有的幸福,老公。”
  李虎轻轻的低头在她耳垂上轻吻了一下,本想带着琼斯先去极乐界转转,但是一想到她家的三个女儿,李虎便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琼斯都这么美,那她的三个女儿也不会是普通货色。
  “你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奸诈。”
  琼斯看到李虎脸上得坏笑,不禁疑惑问道。
  李虎忙说:“没事,就是想到你昨晚的样子,真是可笑。”
  听他取笑自己,琼斯扬起粉拳在他肩头上一阵乱拍,娇声嗔怪道:“你还说,要不是你,我能那样嘛,现在人家还有些隐隐作痛呢。”


  “那让我给你揉揉吧。”
  李虎伸手抚上了她的小腹,作势就要向下探去。
  琼斯按住他的手,不依道:“我才不让你揉,哼,我累了,要你抱我回家。”
  她的转变让李虎愕然,好像一个小女生般的对自己撒起娇来,但是这样的女人,也是李虎所喜欢的,他就喜欢像只小猫一样,乖巧的蜷缩在自己怀里,任自己施为的女人。
  “老婆,你不怕被人看到嘛。”
  李虎给她穿回衣服,整理好抱起了她。
  琼斯摇头说道:“到城外就分道扬镳了,对了,下次我不想来这里了。”
  “为什么?”
  李虎挑眉道。
  琼斯赶紧解释道:“别乱想,下次去我家,我想让你看看我的卧室。”
  她这么一说,李虎激动的狠狠给了她一个吻,抱起她纵身飞跃而下,在琼斯两三次眨眼之间,两人已到了山脚。
  回到麦斯城,李虎先回了酒店,刚到自己入住的房间,他就听到屋里阵阵梭梭声,难道招贼了,他疑惑着推开门,快步走了进去,一眼看到自己睡觉的床榻边,一个滚圆丰腴藏在绿裙下的翘股正对着自己摇摆。
  她是谁?李虎看不到那明显是女人的面孔,但是从这女人浑圆丰腴得翘股看,她一定不会是个丑女。
  这么大的开门声,女人都没回头,还在用手继续在床榻上搜索着什么,李虎暗叹这罗刹国的女飞贼,实在太胆大了。
  “咳咳……”
  李虎走近女人,故意咳嗽了一声。
  那女人浑身一颤,突然回头看过来,四目相对,李虎疑惑得看着她,她也很疑惑的看着李虎,而她的手里,此时拿着的是李虎随身携带的黑玉观音,因为是罗霄赠与得护身符,所以他一直都装在包袱里。
  女人天蓝色的眼眸看着李虎,娇声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我?”
  李虎手指自己说道。
  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女人点头嗯道:“是啊,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嘛。”
  李虎很郁闷的手指门,轻声说:“从那个门走进来的。”
  “额?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啊,想吓死人嘛,还是想让人知道你是个贼。”
  女人挑眉连珠式的训斥道。
  看着这个女人,李虎睁大了眼睛,问道:“我是个贼?”
  女人眼睛眨了眨,伸手拍了拍李虎的肩膀,笑道:“别装了,大哥,都是一个道上的,这间房间的主人不在,你看中什么尽管拿,我去给你把风。”
  没等李虎说话,这个女人已经跑了出去,顺带着冠上了门,李虎微微一愣,先看了看自己的包袱,里面的罗刹钱币全没了,还有那黑玉观音,他一怔,回身就往门跑去,果真如他所想,门从外面被上锁了。
  “靠,这女贼也太聪明了。”
  李虎咒骂一声,反身到了窗口,纵身跳了出去。
  街道上,一个女人把玩着手里的黑玉雕饰,笑着自语着:“哈哈,大傻瓜,真没见过那么傻的男人,嘿嘿,还是我大盗菲儿聪明。”
  就在她转了一条街道,刚走进一个黑胡同,看到前面的黑暗里站着一个高高的身影,那人直直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菲儿先是一怔,脚步顿时慢了下来。
  距离那个黑影还有数米,菲儿在不敢前进,她没开口,那黑影却先说出了话。
  “小贼,偷完东西就跑,你还真厉害。”
  听到对方的声音,菲儿暗暗叫苦,这声音是自己刚才在酒楼房间里遇到的男人声音,显然自己忽悠他的计策被识破了,但是他这么快追上自己,却是菲儿万万想不到的。
  菲儿昂起头,出声道:“要是你偷人家东西,会在那坐以待毙嘛。”
  她的话音刚落,那黑影竟突兀的到了她的近前,菲儿吓得哀嚎一声,身形还未退开,腰上就已被一只手臂揽住,男人竟霸道的紧贴着她得身子。
  “你……你要做什么?”
  菲儿颤声问道。
  李虎仰头笑了笑,靠近菲儿的脸蛋,朗声道:“你说我要做什么,你偷了我的东西,却说我是小偷,还把我忽悠的相信你是替我去把门。”
  菲儿噗哧一声笑了,她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这么笨。
  “你还笑的出来,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李虎恶狠狠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那是你的房间,再说了,我偷东西是有理由的。”
  菲儿挣扎着,嘴上也在强调着。
  李虎瞪着她问道:“什么理由,如果不让我满意,后果就是,哼哼……”


  看到李虎脸上的邪笑,菲儿深吸了一口气,表情突兀得换成了一副可怜相,娇声哽咽道:“我家里有八十岁的老奶奶,下面还有十几个弟弟妹妹,他们都要靠我养活,我是没办法,才去偷东西得。”
  可怜巴巴的表情,着实让人看着尤怜,但是一向看女人很准的李虎,怎么会相信她的鬼话,既然她这么说,李虎自然要验证一番才行。
  “那好啊,既然你家里这么困难,你就带我去你家里看看吧,要是真如你所说,我便在资助你一些。”
  李虎松开了她说道。
  菲儿低下头,假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李虎说道:“我的家在城外很偏僻的地方,你这种贵人还是不要去的好,那里很脏很乱的。”
  “哦,这样啊,那好,钱你可以拿走,但是黑玉观音却要还我,那是我的护身符。”
  李虎伸手对着她说道。
  “是这个啊,这是观音?挺不错的雕饰,还给你吧。”
  菲儿很不舍的把她手中根本不知何物的黑玉观音递给了李虎,立刻转身向后走去。
  李虎喊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菲儿,有缘再见,我会报答你的恩惠的。”
  回到酒楼,李虎把包袱全部带回了极乐界,想到会招贼,显然是自己天天不在酒楼里住,被那个女贼盯上了。
  在极乐界休息了一晚,与众位老婆又是欢天喜地的来了一场游龙戏凤,李虎第二日回到麦斯城,已是傍晚,回到麦斯城,李虎第一件事就是去了琼斯的府邸,因为和她有约在先,李虎先摸清路线,晚上也好来跟琼斯约会。
  “叮叮叮……”
  麦斯城打起了全城的睡眠钟声,这是在催促大街上闲逛的百姓,赶快回家休息,不然被晚上巡逻的士兵当成小偷,可怪不得谁。
  李虎身形如燕般在房顶上穿梭,只是片刻,已到了琼斯的府邸,看着这华美的欧市建筑群,李虎感叹罗刹国的当官者,比大宋的那些官员府邸,要好上也奢华了许多。
  “中心的第二间房。”
  李虎浅身绕过这府邸之内侍卫的巡逻,藏在一个花丛中,看着眼前一排房间。
  琼斯告诉他过,第二间房是琼斯得卧室,可是李虎却忘了,是左边还是右边的,他在这呆了片刻,眼见这里没有巡逻的士兵经过,猫着腰向一间唯独亮灯的房间窜了过去。
  “¥%%@#!”
  屋里传来一阵女人低唱的声音,虽然懂得罗刹语言,但是这歌曲,李虎却没听懂。
  “琼斯,是不是想到老公来宠幸你,高兴的唱起歌来了,哈哈,我来了,小美人。”
  李虎嘴中自语着,已到了窗前,探身朝屋里看了去。
  这房间的窗户都是透明的,屋里橘黄的灯光,使得李虎的视线,很明朗的可以看到屋里的一切,他看到一个洁白的玉背对着自己,一头飘逸的黑发披肩而散,可以明见的是,那女人正坐在一个很大的木桶里沐浴。
  暗暗叫好,李虎移到门前,用手轻轻一推,门并没上锁,显然是琼斯在迎接自己,而留了门,他前脚踏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正在沐浴的女人高兴的哼唱着,并没有发觉李虎的存在。
  “美人,你还逗我,竟然不转头看我,那就别怪我吓你了。”
  李虎轻手轻脚的向前快步走去,到了女人的身后,他的双手立刻绕前,突袭的按在了一双硕大的圣女峰上。
  而此时女人剧烈颤抖的回过头来,李虎一怔,木桶里的女人也一怔,几乎是同时,两人都发出了声音。
  “是你。”
  李虎看到的是一张在熟悉不过的脸庞了,这木桶里沐浴的女人不是琼斯,竟然是偷自己东西的菲儿。
  菲儿一脸惊愕的看着李虎,又回头看了看按在自己一双圣女峰的大手,刹那间张嘴就要大喊,李虎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手却不舍的继续按着她的圣女峰。
  “不许叫,不然我就杀了你。”
  李虎低沉的说道。
  菲儿发出唔唔的声音,使劲的扭头想甩开李虎的手,她越挣扎抗拒,李虎就越不会让她得逞,直到好一会,她的身子瘫软的靠在木桶边,李虎才松开了手。
  “呼呼……”
  菲儿大口的呼吸着,脸被憋的通红。
  李虎站在她的面前,俯身看着她,恶狠狠地说道:“你又骗了我。”
  菲儿身子藏在水里,惊惧羞怯的看着李虎,哽咽道:“你个流氓。”
  看她眼中噙满了泪水,李虎却丝毫不会怜悯她,他早就知道菲儿对自己撒了谎,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女贼竟然是琼斯府邸的人,难道是女侍。


  “你是这里的什么人?”
  李虎低声问道。
  菲儿双手遮住自己身前的沟壑,颤声道:“我是这府邸主人的女儿,我是骗了你,但是你也不能跟踪我,还欺负我。”
  说着菲儿大哭了起来,怕她的哭声引来人,李虎又作势要捂住她的嘴,菲儿立刻安静了下来。
  “我以为你是琼斯。”
  李虎脱口而出道。
  菲儿脸色一变,盯着李虎质问道:“你说什么?我妈妈和你是什么关系?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虎懒得跟她解释,看着菲儿紧张的表情,李虎暗笑,没想到菲儿是琼斯的三个女儿其中之一,她为什么会偷东西,她的家庭可不是穷苦家庭啊,这疑惑让李虎百思不得其解。
  “这些你不该问,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李虎追问道。
  菲儿摇头不愿回答,反驳道:“我是再问你,你和我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不得她整个人都变了,前天晚上没回家,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李虎索性说道:“是又怎么样,你妈妈耐不住寂寞,跟我好了,她是一个女人,理应享受女人的快乐,我能给她快乐,是你爸爸给予不了的。”
  “你这个疯子,流氓。”
  菲儿听着李虎的话,简直就是在侮辱她。
  李虎抓住菲儿的肩膀,猥琐的笑道:“骂吧骂吧,哼,看我怎么流氓给你看。”
  菲儿瞪着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子竟被李虎生生从木桶里提了起来,她全身赤体,全都被李虎看在了眼里,她的双手无力的垂着,连遮羞都做不到。
  她想大叫救命,但是这一来,自己被陌生男人欺负的场景一定会被别人看到。
  “我求你了,放开我吧。”
  菲儿嫣红的脸蛋似要滴血,她被李虎的眼神看的发毛。
  李虎看够了她的身子,停在那高耸的圣女峰上,两捻粉豆或许是害怕的刺激,而发硬凸出的很明显。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琼斯的身子好看,你的身子可一点都不输给她。”
  李虎由衷的赞美着。
  菲儿冷声道:“你这个恶魔,快放开我,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的。”
  “是嘛,真是好笑,我只不过看了你的身子就要死,既然要我死,那也要让我好好享受你一番,在死也不迟。”